唐山丰润钢铁去产能被指“扶劣汰优”
http://www.31siwang.com 2016-09-06 15:09:00 21世纪经济报道

  利用行政命令强制化解过剩产能,政府首先必须做好相应的安抚与安置配套措施,一视同仁地对待全部企业

  8月30日一早,一条写有“丰润区政府去产能乱作为,要求政府依法行政”的横幅,赫然出现在唐山市丰润区政府门口。

  “听老板说,区政府要求明天与我们公司签订拆除一座高炉的协议。”一位李姓员工告诉《法人》记者,“我们干了十来年的工作就要干不成了,最令人不能接受的是区政府这事做得很不公平。”

  据现场人员反映,他们都是河北津西钢铁集团正达钢铁有限公司的工人,因为不满丰润区政府“不公平”的去产能做法,而到政府门前提出抗议。希望政府能公开透明,一视同仁地对待相关企业,依法依规地化解过剩钢铁产能。

  当地一位业内人士也指出,唐山市政府在《唐山市钢铁行业去产能快转型实施方案》的文件中明确要求,落实化解任务需按照“扶优汰劣”的原则,坚决防止“一刀切”。那么,唐山丰润区政府在执行中是否存在偏离?

  违规产能未淘汰合法高炉面临被拆除

  众所周知,河北省唐山市是钢铁重镇,体量巨大,钢铁产能占到河北省的一半。因此,有“中国钢铁看河北,河北钢铁看唐山”之说。

  据唐山市钢铁协会统计,2015年唐山粗钢产量为8269.7万吨,占全国粗钢总产量的10.3%,超过世界粗钢产量排名第4的美国。

  此轮钢铁去产能,唐山市自然成为重中之重。

  为此,唐山市政府自2014年迄今,先后出台《唐山市化解钢铁过剩产能实施方案》(唐政函[ 2014 ] 208号)与《唐山市钢铁行业去产能快转型实施方案》(唐政字[ 2016 ] 64号)两个文件,作为统一规范全市化解过剩钢铁产能的依据。

  “其中有明确的处置顺序,并且对符合处置条件的企业,具体去产能的数量均予以实名列举清楚。”津西正达负责人吴先生举着上述两份文件对《法人》记者说,“丰润区政府就是不按照市政府的文件执行,而是将我们津西正达的一座2006年建造的高炉作为此轮去产能的处置对象,列入拆除名单。”

  据了解,河北津西钢铁集团正达钢铁有限公司(“津西正达”),坐落于唐山丰润装备制造业园区,融钢铁冶炼、轧制为一体,始建于2005年,2014年成为国家《钢铁行业规范条件》合规性企业之一,先后荣获“河北省诚信中小企业”“唐山市安全生产先进单位”“纳税信用等级A级单位”等荣誉称号。主要产品远销东南亚及中东地区,并受到一致好评。

  《唐山市钢铁行业去产能快转型实施方案的通知》(唐政字[ 2016 ] 64号,2016年8月5日下发)中化解产能基本路径第一项明确规定:“淘汰落后产能,违规企业拥有的450m3及以下高炉、40吨及以下转炉,作为第一处置顺序,优先淘汰。”

  唐山市下发的《唐山市违规新增产能情况表》显示:河北天柱钢铁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天柱钢铁”)1080高炉1座,违规产能91万吨;唐山新宝泰钢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宝泰钢铁”)1080高炉1座,违规产能91万吨,60吨转炉1座,违规产能75万吨。

  津西正达的吴先生告诉《法人》记者,丰润区共三家钢铁冶炼企业,分别为天柱钢铁、宝泰钢铁及津西正达,除津西正达不存在违规新增产能之外,其余两家公司均有唐山市相关文件明确指出的违规新增产能。

  “但是,丰润区政府不按唐山市政府的文件规定,优先淘汰违规新增产能。”吴先生说,“却通过一个综合评价打分的方式,偏偏将没有任何违规的津西正达变成首先淘汰产能的对象,强迫要拆除高炉一座。”

  综合评价规则不明,疑暗箱操作

  据了解,建厂于2005年的津西正达,主要装备有500立方米高炉两座、60吨转炉两座,以及相应配套装备,均建于2006年,现由河北津西钢铁集团控股。河北津西集团总部位于北京,现拥有境内外控股公司30余家,年实现销售收入超650亿元,总资产300亿元,具备年产钢1100万吨生产能力,是融钢铁冶炼、装备制造、绿色地产、金融租赁、节能环保、高新技术六大板块为一体的大型企业集团,也是全国最大型钢生产基地,旗下中国东方集团(7.400,-0.02, -0.27%)控股有限公司在香港联交所主板上市(股票代码00581),全球最大的钢铁生产商安赛乐·米塔尔公司是上市公司第二大股东。津西集团连续13年跻身中国企业500强,连续五年出口量位居全国第一,“津西”文字商标被认定为“中国驰名商标”。

  “津西正达由津西钢铁集团收购控股以后,严格按国家产业政策及香港上市公司标准,规范经营,依法纳税,健全各项节能及环保设施,连续多年上缴税金超亿元。”吴先生对记者说,“但是,在丰润区政府组织的综合评价打分中,我们津西正达却落后于存在违规新增产能的天柱和宝泰钢铁两家公司,而变成淘汰对象。”

  “我只看到一张唐山市丰润区钢铁企业综合评价汇总表中,津西正达总分为82.53,比宝泰钢铁和天柱钢铁都低,具体是按照什么标准打分,我们完全不知情。”吴先生补充说,“其中是否存在人情分和暗箱操作,我们都不得而知。”

  《法人》记者从吴先生提供的《唐山市丰润区钢铁企业综合评价汇总表》中看到,参加评价打分的有环保局、发改局、工信局、安监局、市场监督局、水务局、财政局、国税局、地税局及社保局十部门。

  其中发改局、安监局与国税局给津西正达的分数均低于天柱与宝泰。地税局则将三者打成相同分数。

  “我们产能低于天柱与宝泰,纳税均高于他们,税务部门居然把我们的分数打成低于他们或与之持平,不知道这个分数是如何打出来的。”吴先生对打分标准表示质疑。

  最后的综合计分结果是:宝泰钢铁86.7,排名第一;天柱钢铁得分83.61,排名第二;津西正达得分82.53,排名第三,处于末位。

  8月23日,河北省发改委将2016年化解钢铁过剩产能企业及装备名单发布公示,津西正达已被列入其中,今年10月底,需要完成压减产能50万吨,拆除500m3熔炉一座。

  8月26日,津西正达向河北省发改委提出书面异议称:“我公司多年来严格遵守国家产业政策及香港上市公司规则,从未违规增加产能,两座500立方米高炉均建于2006年,且系统共用,如拆除一座,相当于拆掉整个企业,我公司将不复存在。我们无法面对2500余个家庭的失业。”

  8月30日下午,《法人》记者就丰润区化解钢铁过剩产能中——如何贯彻落实唐山市政府的有关文件精神以及对钢铁企业综合评价的标准等问题专程前往该区发改局采访。该局办公室马主任接待记者说,局长与分管局长均外出开会,需要采访的问题可以记录,等他们开会回来转告他们,随后再由他们决定如何回复。记者将上述需要了解问题告知马主任并请她记录。

  但直到截稿前,尚未接到任何回复。

  专家建议:市场之手化解过剩产能

  “坚决落实去除过剩钢铁产能的计划,早日实现河北省今年的实际淘汰量。”这是河北省委领导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今年5月,河北省就在动员会上立下去产能军令状,承诺2016年压减1726万吨炼铁、1422万吨炼钢产能。

  由此可见,整个河北省化解过剩钢铁产能已进入攻坚克难的阶段。

  当地业内人士指出,化解钢铁过剩产能既是中央和省委、省政府的明确要求,也是唐山市加快转型升级、治理大气污染的迫切需要。

  目标及目的都清楚,但是,如何化解过剩产能?

  市场将人性描绘得淋漓尽致。近两年,唐山一些钢厂停产的根本原因是什么?业界人士指出,只有钢企真正长期亏损,才能实现去产能。

  也有分析师指出,据唐山一些关停钢厂的经验,当钢厂连续2~4个月吨钢亏损200万元~300万元条件下,才有可能关停高炉。

  《法人》记者从多个信息源获悉,去年唐山有10家左右的钢铁企业因亏损严重,出现资金链断裂导致停产,这些企业总产能达1500万吨,接近今年河北省全年需要化解的任务。

  业界人士惋惜地表示,当地政府没有及时引导这些企业转型转产,现如今,随着市场转暖,盈利预期倍增,大部分企业已经恢复生产,再让他们停产其难度之大,不言而喻。

  “市场调节是减产的最大的动力。”一家民营钢企分析师李捷指出,2011年以来,唐山钢价从5200元/吨一路下跌到去年12月的1600元/吨;事实上,去年下半年吨钢价跌破2000元以后,钢厂减产、停产明显增多。

  有研究人员建言,针对市场上升期,因为压减产能与不压减的企业存在巨大利益落差,期望企业自动去产能是不可能的,只有利用行政命令强制化解过剩产能。但前提是,政府首先必须做好相应的安抚与安置配套措施,让去产能的企业得到合理补偿。其次,必须按照公平、公开、扶忧汰劣的原则,一视同仁地对待全部企业。唯有如此,才能在化解过剩产能的过程中得到相关企业的支持和理解,避免因不公平而导致的对抗甚至不稳定情绪发生。

文章关键字:
©中国丝网在线 All Rights Reserved  工商执照  技术支持:生意宝(002095)